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莲(芭蕾舞)

莲(芭蕾舞)

  法国象征派诗歌先驱波德莱尔的代表作《恶之花》是19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诗集之一。作为对以布瓦洛为代表古典主义的反叛,粉碎了笛卡尔唯理论真善美统一体的僵化形而上学道德世界,可谓是辩证伦理观之先声,其自然... [查看全部]
    抱歉,没有相关演出

    剧目介绍



      法国象征派诗歌先驱波德莱尔的代表作《恶之花》是19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诗集之一。作为对以布瓦洛为代表古典主义的反叛,粉碎了笛卡尔唯理论真善美统一体的僵化形而上学道德世界,可谓是辩证伦理观之先声,其自然主义的交感论揭示出一个矛盾心灵与隐秘世界深邃的浑然整体。

      大地自在自为,而人性之善恶亦非截然之对立,采撷恶之花就是在恶中挖掘希望,从恶中引出道德律令。在《恶之花》序言中作者波德莱尔阐释了“诗的目的就是把善同美区别开来,经过艺术的表现化丑为美,带着韵律和节奏的痛苦使精神充满了一种平静的快乐,这是艺术的奇妙特权之一。”本着根植于灵魂深处对纯粹美学理念的炙热追求,经历了人性剖析的阵痛洗礼,有限性的“原罪”终化腐朽为神奇,化淤泥为孕莲之精神净土。

      超然于时空之缚,遥想当年濂溪先生托物言志的爱莲之情,恰似恶之花向其本然之种的溯源:决绝于黑暗现实的自我救赎与济世情怀。延此脉络回望中华千载历史,士为四民之首,宋儒以来的士子皆以天下为己任,以社会良心自居,然则原有其“君子之德风”的自觉始失殆尽。这一僵硬,一紧绷,绷坏了民族的气运,也僵出了中国文明之衰微。慷慨激昂,渐渐转为愤懑乖戾。百年来生灵之涂炭,究其所以然乃文化精英性情之失其正所致,忘却修己是一切天下国家之起点,高洁君子莲遂绽出恶花,结下恶果,纵然彰示了辩证史观美学之大成,亦难以不令炎黄子孙扼腕叹息。

      籍由《恶之花》与《爱莲说》中西诗人电光火石般的交锋碰撞,今人与古人的遥相呼应,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新舞剧《恶之花》就在这一翕一阖,一往一复间应运而生。通过肢体之几微变幻,舞动的风韵意象,构筑出一幅善恶间又超善恶的灵动图景,其中既有着对于个体命运的人文关怀亦有着对中华大地复兴使命的忧虑和指向性启示。以审慎的艺术角度,摒弃不合时宜原著视点,运用舞蹈艺术的独特张力进一步践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事业。

      剧情简介:
      序幕
      混沌之处,红黑莲花孪生,似男女阴阳,刚柔相生相克。

      第一乐章
      莲出一人子,始感自身的超人之力,与赤诚呼唤分道扬镳,下至市井上至厅堂,为求纵横驰骋,不择手段。

      第二乐章
      徘徊于炼狱之阶梯,诱惑精灵耳语呢喃,当象征罪恶的黑莲亦绝尘而去,空余无限虚无。
      人性之本质化作失衡天平,在似锦花雨中时而狂猛摇曳时而悄然止息,然而红与黑的博弈终难止息,黑蓮重又咄咄逼人,红莲随即陨损,自我虚拟的欲望成为了存在唯一的执着和理由。

      第三乐章
      幻影消散,这是群氓的狂欢,诗人冷眼世人的轻蔑,鞭笞亦无涉谜样的善恶。
      尘埃落定,曾经纯洁的理想徘徊聚首谱奏了一首安魂曲,悲悯过后渐行渐远。
    抱歉,没有相关剧评

相似剧目

  • 台北诗人
    台北诗人

    地区:大陆
    演出:0

  • 中国好声音巡回演唱会
    中国好声音巡回演唱会

    地区:大陆
    演出:0

  • 梵音祈福·大相国寺皇家佛乐迎春音乐会
    梵音祈福·大相国寺皇家佛乐迎春音乐会

    地区:大陆
    演出:0

  • 永恒的瞬间·香港钢琴家岑健威独奏音乐会
    永恒的瞬间·香港钢琴家岑健威独奏音乐会

    地区:大陆
    演出:0